【启明社工】流浪二十余年的阿成,回家了

作者:市协会 时间:2020-05-21来源: 浏览:72

人财两空,无奈流浪拾荒为生

 他叫阿成,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人。当你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你根本想不到这位皮肤坳黑,衣着破烂,蓬头垢面的中年男子,曾经也是一个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帅小伙。可惜的是,在经历过常年“风吹日晒”,他已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但依稀可见的是他那张被岁月侵蚀过的沧桑容颜,写满着许多的不甘与无奈。

根据阿成的回忆,原来,在28年前的那个春天,在爱意萌生的季节,他正满心欢喜的筹划着与自己心爱的女友举行婚礼,两人共同畅想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幸福生活。但一切计划都因女方家人的反对而落空,心爱的女友从此也离开了自己,沉重打击之下的他在一段时间里,都是伤心不已,萎靡不振。

痛定思痛之后,阿成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重拾信心,选择南下广东,来到东莞虎门打工,想着有朝一日“功成名就”,再“衣锦还乡”迎娶自己心爱的女友。可是造化弄人,1995年的夏天,独自背着背包上街的阿成,被小偷盯上,身上的贵重物品都被偷走了。身无分文,无依无靠的阿成伤心欲绝,唯一的期盼就是远在老家的女友,但无奈无论如何都已经联系不上她。彷徨、绝望的阿成有过轻生的念头,出来闯荡多年却一无所成,这让原本雄心勃勃的阿成迷失了、崩溃了,也没有脸面再回去见家人,更不要说迎娶心爱的女友了。终日失魂落魄且又倔强的他,选择继续留在了东莞,却是过上了以流浪度日的生活。别人归来仍是少年,而他,却迟迟无法归来。

流浪街头二十余载,救助有情终得返乡

清晨的五月,嫩绿的柳丝迎着阳光,已是悠长悠长,在暖风里摇摇晃晃,茁壮成长,大地似乎已经甩掉了累赘,重新焕发了生机,到处散发着蓬勃的活力。经过党中央的正确部署和全国人民的不懈努力,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取得重大战略成果,疫情防控进入了关键阶段,社会生活生产秩序逐步恢复。花都区流动救助服务队坚持慎终如始的防疫力度,不断加强街面巡查力度,时刻紧绷着街面救助这根弦,降低病毒传染源风险。

“看,桥底下面有个人在睡觉”,眼尖的服务队工作人员发现了一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瘦骨嶙峋的男性流浪人员,他正蜷缩着身体睡在桥底的铁架上,细心留意你可以看到他休憩的旁边有一堆破碎锋利的玻璃片,右边有一堆废弃的石头和杂草,左边又是一条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环境相当恶劣、危险。

工作人员连忙走近该流浪人员所在的地方,瞬间一股刺鼻的酸臭味扑面而来,工作人员来到跟前,轻轻地叫醒正在熟睡的他,他慢慢抬起头看了工作人员一眼,便用一双黝黑的双手抱住自己的头背对着工作人员睡了下去,完全不予理会。过了好一会,工作人员尝试再次与他发起对话:“先生,您好,我们是花都区流动救助服务队的工作人员,您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呀?有没有家人在这边?您怎么睡在这里呀?”。或许是一连串的问题把他自己也问懵了,他依旧没有给予工作人员任何回应。工作人员中的其中一名社工仔细观察后发现,该流浪人员对前来“打扰”自己的工作人员有很强的抵触心理,这就为接下来的救助工作的增加了难度。

随后,花都区流动救助服务队的工作人员再次耐心细致的说:“先生,请您放心,我们是过来帮助您的,您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们说说,我们会尽力帮您解决”,并根据疫情防控需要,工作人员为他派发口罩并叮嘱其带好,还为他测量体温(显示正常)和消毒手部。这时,他才慢慢挪动身体把身体转向工作人员,虚弱地说道:“我一个人,苦,就这样吧”。就这简单的9个字,在场的工作人员深深的感受到了他的绝望与无奈。

同行的社工从该流浪人员的表情中观察到他总是皱着眉头,精神状态欠佳,尝试上前与他沟通,了解他的流浪经过并给予其情绪支持。在社工的真诚关怀下,他慢慢吐露心扉,说自己是在今年五一期间流浪到花都,并开始哽咽地诉说了这些年来的遭遇。在这二十多年的流浪日子里,他颠沛流离,只好从垃圾堆里捡别人吃剩的饭菜来填肚子,因自己身无分文,没有住所,且春夏季节雨水多,便只能到桥底、隧道或者废弃的危房里暂住。冬季寒冷,自己也没有御寒的衣服棉被,只能捡别人丢掉的破陋衣服穿,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他还跟工作人员说,因自己早年思念女友至深,经常会出现幻觉,有时会看到街上的女性,都觉得像他曾经的女友,多年以来自己都是患得患失。

“您想回家吗?”服务队工作人员询问着他。他起初并没有回答,而是选择沉默。“您在外流浪这么多年有想过回家吗?”服务队工作人员再次耐心的与其沟通,他终于按奈不住心中的那份深藏多年的痛苦,二十多年了,从来没有人再像今天这样关心过他,他掩面而泣说:“想过,肯定想,做梦都想,但是自己当初义无反顾的离开家人,不但一事无成,还变成了一名流浪汉,早已无颜回家”。此时的他已是泣不成声,社工利用尊重、同理心、真诚和自我袒露技巧给予他情绪支持,鼓励他放下对家人的介怀,放下所有的负担。经过长时间的开导与沟通,他不停的点头,开始同意了社工的观点。当工作人员再次询问他是否想回家时,他点了点头小声地回应到“嗯,想了,但是我没钱买票回家”。工作人员连忙回应他:“别担心,我们可以为您提供回家车票”。至此,工作人员看到了他那微微上扬的嘴角,顿时欣慰至极。

随后,服务队工作人员将该流浪人员带到派出所进行身份信息的核查,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辨认后,确定该流浪人员叫阿成(化名),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人,43岁。当打出他自己的人口信息后,他在小声的说着:“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不记得自己以前的样子了,我以前长这样吗?有这么好看吗?”的确,岁月和生活给他留下了太多的苦涩,让一个帅小伙,在饱受风霜之后竟变成了这般模样,不禁让人唏嘘。

看到阿成的衣服鞋子又脏又臭,花都区流动救助服务队的工作人员马上给他换上了一套全新的衣服和鞋子,还贴心地亲自为他换上新鞋,为他整理凌乱的头发,整个人看上去便神清气爽很多。此刻你能听到,在阿成的嘴巴,一直嘟囔着说着:“谢谢你们,谢谢、谢谢…”。

在为阿成办理完购票返乡手续后,花都区流动救助服务队将阿成护送到广州东火车站,并为他提供了路粮。在进站验票处之前,阿成向服务队的工作人员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并不停的说着:“谢谢你们,你们都是好心人,真的非常感谢,辛苦你们了”。此刻,在服务队工作人员的心里,是欣慰的,是骄傲的,也是自豪的,他们连忙扶起正在鞠躬的阿成并说道:“这是我们的职责,能帮助到您是我们工作的份内事,希望您回家之后生活顺心如意”。阿成笑了笑并再次向服务队工作人员说了声“谢谢”,那是工作人员见过的最朴实的笑容。至此,阿成便踏上了二十几年未曾回的返乡之路。

“群之所以事无不成,众之所举业无不胜”。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花都区流动救助服务队充分发扬“发现一个,救助一个”的工作理念,体现了他们的责任与担当,展现了他们细致入微、为民服务的工作态度,完美的诠释了民政救助人的英雄本色,在大战中践行初心使命,在大考中交出合格答卷。


(社工与工作人员一同上前询问阿城情况,为其测量体温)


花都区流动救助服务队的工作人员给阿城换上一套全新的衣服和鞋子